鲁迅和两位金华才女:“小姨”金淑姿与王春翠

互联网 0
导读:如论和鲁迅先生有过联系的金华籍名人,人们一下子就可以举出邵飘萍、冯雪峰、曹聚仁、陈望道、傅东华、何家槐等一大串名字,不过都是男的。其实,鲁迅生前还曾和两位金华才女有过联系,但却被历史湮没,不太为人所知了。这两位才女是:金华的金淑姿和兰溪的王
 如论和鲁迅先生有过联系的金华籍名人,人们一下子就可以举出邵飘萍、冯雪峰、曹聚仁、陈望道、傅东华、何家槐等一大串名字,不过都是男的。其实,鲁迅生前还曾和两位金华才女有过联系,但却被历史湮没,不太为人所知了。
这两位才女是:金华的金淑姿和兰溪的王春翠。
鲁迅和金华才女金淑姿
金淑姿,1908年出身于金华一个书香门第,14岁进入学校的女子部读书,经常阅读《妇女杂志》、《稻草人》之类的新书刊。不幸的是,22岁时与青梅竹马的程鼎兴结婚,蜜月未满,程便离家而去,其后到上海读大学,对淑姿不闻不问。1931年,年方23岁的金淑姿抑郁病逝于金华。
此后,在上海北新书局任校对的程鼎兴将金淑姿从14岁起与他的通信整理出123封信,结集成书,转托同事费慎祥请鲁迅作序。鲁迅在1932年7月20日的日记中也曾提到:“为淑姿女士遗简作小序。”全文如下:
“夫嘉葩失荫,薄寒夺其芳菲,思士陵天,骄阳毁其羽翮。盖幽居一出,每仓皇于太空,坐驰无穷,终陨颠于实有也。爰有静女,长自山家,林泉陶其慧心,峰嶂隔兹尘俗,夜看朗月,觉天人之必圆,春撷繁花,谓芳馨之永住。虽生旧第,亦溅新流,既茁爱萌,遂通佳讯,排微波而径逝,矢坚石以偕行,向曼远之将来,构辉煌之好梦。然而年华春短,人海澜翻。远瞩所至,始见来日之大难,修眉渐颦,终敛当年之巧笑,衔深哀于不答,铸孤愤以成辞,远人焉居,长途难即。何期忽逢二竖,遽释诸纷,门必绮颜于一棺,腐芳心于抔土。从此西楼良夜,凭槛无人,而中国韶年,乐生依旧。呜呼,亦可悲矣,不能久也。逝者如是,遗简廑存,则有生人,付之活字,文无雕饰,呈天真之纷纶,事具悲欢,露人生之鳞爪,既驩娱以善始,遂凄恻而令终。诚足以分追悼于有情,散余悲于无著者也。属为小引,愧乏长才,率缀芜词,聊陈涯略云尔。”
这篇序言,以手迹制版印入金淑姿遗信集,后来编入《集外集》,题为《〈淑姿的信〉序》。多年来连《鲁迅全集》注释也认定《淑姿的信》这个书名,其实原书名只有一个《信》字。该书于1932年9月以新造社名义印行,称“《断虹室丛书》第一种”。《信》出版后的第二年,即1933年,这本薄薄的书又出了第二版,可见当时还是颇受读者欢迎的。但也有流言出现,1932年9月26日《大晚报·读书界》的“文坛新讯”栏曾载《鲁迅为小姨作序》一文,其中说:
“最近北新书局出版金淑姿女士创作的《信》一种,前有鲁迅氏序文一篇,乃以四六句作成,词藻极为富丽,闻金女士乃为鲁迅小姨云。”
对此流言,鲁迅在《世故三昧》中作了回应:“如果你遇见有人被冤枉,被诬陷的,即使明知道他是好人,也万不可挺身而出,去给他解释或分辩,否则,你就会被人说是他的亲戚,或得了他的贿赂;倘使那是女人,就要被疑为她的情人的;如果他较有名,那便是党羽。例如我自己罢,给一个毫不相干的女士做了一篇信札集的序,人们就说她是我的小姨;绍介一点科学的文艺理论,人们就说得了苏联的卢布。亲戚和金钱,在目下的中国关系也真是大,事实给予了教训,人们看惯了,以为人人都脱不了这关系,原也无足深怪的。”(原载1933年11月15日《申报月刊》第2卷第11号,后来编入《南腔北调集》)
在1934年12月9日致杨雾云的信中,鲁迅也说过:“那一篇四不像的骈文,是序《淑姿的信》,报章虽云淑姿是我的小姨,实则和他们夫妇皆素昧平生,无话可说,故以骈文含糊之。”
应该说,鲁迅在此所谓“含糊”并不是一句假话,这表明他的确不了解多少写信人的生平事迹,为之写序是一件勉为其难的事情。不过,用古文写序的取巧之点是或借用套语,或多加譬喻,幽山兰蕙,深林芳草,骈四骊六,之乎者也地含糊其辞。鲁迅借用了文体之便,写起骈文来倒也显出了文章高手风范。用许广平《鲁迅回忆录》第九篇《同情妇女》中的话来说,就是
“一不相识之人名程鼎兴的托费慎祥把淑姿的信送来求作序出版,以表示他怀念之情。从表面看来,是一番好意,但从淑姿的信里细看,他却是一个薄幸郎君,使淑姿赍恨以殁的。鲁迅深为淑姿抱不平。照此线索,复案序文,则全文便迎刃而解了。因是男方要求,鲁迅不便直斥,故隐约其词:以花之失荫而遭寒比,又以女方颇欲振奋,而终于陨颠于实有,来诉说其悲痛。后又述说淑姿抱着美好的梦步向人生,然而来日大难,衔哀不答。忽而得病了,最后以至于死。到‘中国韶年,乐生依旧’句则简直痛责程鼎兴了。‘则有生人,付之活字’,以生人对活字,不但骈文之工整,臻于上乘,而且运用新文词于古文中,实亦难得。更其具有深意的是印书者的程某,不过一生人耳,实可说与淑姿毫无关系,是种分析,意含双关,透木不止三分了。末二句:‘分追悼于有情,散余悲于无著’的‘分’字、‘散’字与‘有情’是出书的人可以自慰自地以为无憾,其实是‘无著’了也。鲁迅写此文煞费苦心,因费君之请,有不便推却之势,要是别人,也许璧还算了。但既要他写,也还是有分寸的,不能随便让女性受委屈,这是鲁迅万不得已而出此的。写完这篇序文,鲁迅自己亦十分欣赏,说可以交卷了。稍稍了解鲁迅旧文学根底的,都晓得他对于六朝文的研究颇深,这回是因为要痛责程生,以文言文中骈文出之,全篇文字也铿锵入调。我们两人曾一同朗读,所以至今还留有深刻印象。”
1 2 3 4
相关热词搜索:鲁迅
 
 
热点图片
最新图片
历史纪实 | 历史图片 | 中国历史朝代表 | 历史云 | 历史上的今天 | 尘土商城 | 中国历史 | 世界历史 | 故事会 | 鬼故事 | 小说 | 女性 | 股市
点此尘土网(中国历史)站长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老狼博客

©2019  尘土网-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,感谢PHPCMS提供后台

湘ICP备18021165号  公安备案:32058302001038
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,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,
内容精心为您准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