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彪将军 权延赤

互联网 0
导读:一  夕阳如血,大如轮。  狼烟未熄,枪声零落,红旗已经飘上围场上空。这是人民解放军第一次攻打隆化。  踩着黄沙、衰草和齿状的钢铁碎片,冀察热辽军区司令员兼政委程子华同热河省军区司令员段苏权,漫步走来。长征时,这两位将领一个手负伤,一个脚负伤,被人玩笑为



  夕阳如血,大如轮。

  狼烟未熄,枪声零落,红旗已经飘上围场上空。这是人民解放军第一次攻打隆化。

  踩着黄沙、衰草和齿状的钢铁碎片,冀察热辽军区司令员兼政委程子华同热河省军区司令员段苏权,漫步走来。长征时,这两位将领一个手负伤,一个脚负伤,被人玩笑为“手足之情。”

  “仗越打越大,地方部队要不断转入野战军。”程子华瓮声瓮气说:“热河另组织一个野战司令部,黄永胜当司令,你去当政委。”

  段苏权脚步聚停,迅速瞄了一眼程子华。

  “不行,我不行。”段苏权摇头。

  “你怎么不行?”

  段苏权张了张嘴,没说出话。

  一尊日本山炮,炮口对着如血如轮的夕阳,象要将它轰落,却又一声不响。

  “孤山未能全歼敌人,隆化伤亡大,没有攻进隆化城。看来黄永胜也不是永胜。”程子华笑笑,“他喜欢甩手当家,你喜欢事事亲躬,我看你们正好配对。”

  “……我不会打牌,”段苏权吭哧,“也不会玩……”

  “要打仗,不是要玩牌。”

  “我了解永胜……缺一样不好搭档。”段苏权从鼻子里喃喃:“再说……”

  “说呀,你就是不痛快。”

  “他是击鼓冲锋,鸣金玩妓。”

  “噢?”程子华叫了一嗓。

  段苏权憨然一笑,不再言声。

  “噢,”程子华忽有所悟,“击鼓进兵,鸣金收兵。你不怕打仗,就怕不打仗?”

  “不打仗,他要是玩女人我管得了?”

  “嗯,嗯,”程子华不住地捏下巴,“林总不吃不喝不吸烟也不玩,我不信他就能容得……”

  话没讲完,程子华转了口:“那就再说吧。”

  铁的三大纪律、八项注意,林彪率领的“四野”执行得比铁还硬,比钢还强。尤以第七项注意“不调戏妇女”执行得严厉,不慎出格就要拿命抵。立过大功的一位战斗英雄不慎出格,谁说情也不行,枪毙。一名基层干部与女房东通奸,虽是双方情愿,又有全村百姓求情,还是拖走毙掉。三名战士想强奸一个女人,尽管那女人是留用的日本人,尽管未遂,尽管三名战士都不满十八岁,仍然不能幸免,统统拉出去枪毙。

  “要决战东北呢,我救不了他们。”林彪脸色苍白,沙哑着嗓子对几名高级将领说:

  “不开活口,再遇这种事,少数意志薄弱者有贼心也没贼胆儿;开了活口,我们就会失去群众失去战斗力。我们就会失去胜利失去东北。”

  程子华在院子里散步,他散步有时要摇晃肩膀,摇晃双臂,摇晃整个身体,这是运动。

  他脑子也在运动,嘴里偶尔念念有词。

  下午要见林彪,跟林彪说事不能有废话,所以要准备。

  他已经见过三次林彪了,就为了坚持一个意见,给八纵换将,推荐段苏权替代黄永胜任司令员。

  第一次见林彪,他说:“黄永胜整天打牌跳舞,不干工作。”

  林彪说:“辽西三战三捷,八纵从地方部队上来不久,黄永胜当司令,半个月歼敌1万6千多人,打得不错。”

  第二次见林彪,他说:“黄永胜太霸道,什么都得他说了算。可部队里许多具体工作他又不管,他又要说了算,不许别人管……”

  林彪说:“不要搞山头,要团结,要能容人。无‘度’不丈夫;不是毒,是度量。”

  第三次见林彪,他不得不说出不愿说的话:“黄永胜在生活作风上实在糟糕,用林总的话讲,他是有‘贼心’也有‘贼胆儿’,影响很不好……”他举了例子。林彪平平静静地听完,平平静静地说:“楚汉相争的时候,有个故事。刘邦问韩信:‘我能将多少兵?’韩信说:‘最多十万。’刘邦又问:‘那么你能将多少兵?’韩信说:‘多多益善。’刘邦没有发火,反而笑了,说‘你既然这么大本事,怎么被我捉来阶下,供我驱使了?’韩信不慌不忙说:‘陛下不善将兵,却比韩信善于将将呢,所以我被捉到了阶下……’”


  程子华半响无言。

  “千军易得,一将难求。”林彪用这句话送走了程子华。

  林彪面无表情地在屋里踱步,一边听程子华谈意见。

  知情人都奇怪,林彪见了他喜爱的将领和老部下,总是没什么说;对他不喜欢的将领,反而再忙也要耐着性子听完意见。

  上午,秘书见林彪精神很好,进来报告:“黄永胜来了,要跟林总汇报。”林彪目光不离军用地图,摆摆手:“告诉他,我要睡觉。”

  下午,秘书见林彪精神不好,满面疲惫,小声报告:“程子华又来了,跟他说你休息了?”

1 2 3 4 5 6 7 8 9
相关热词搜索:权延赤 历史 段苏权 隆化
 
 
热点图片
最新图片
历史纪实 | 历史图片 | 中国历史朝代表 | 历史云 | 历史上的今天 | 尘土商城 | 中国历史 | 世界历史 | 故事会 | 鬼故事 | 小说 | 女性 | 股市
点此尘土网(中国历史)站长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老狼博客

©2020  尘土网-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,感谢PHPCMS提供后台

湘ICP备18021165号  公安备案:32058302001038
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,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,
内容精心为您准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