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云九·一三 张聂尔

互联网 0
导读:谜一样的林彪  新中国成立后的近十年间,林彪的名字并不多见。似乎,随着战争的结束,他也离开了中国政治军事舞台的中心。  据说,他在平型关负伤落下病根,解放战争南下时病情加重,怕光,怕水,怕风,拉稀,患的是一种神经系统疾病。于是,他称病休养。  但他向来是


  林彪说:“一定要把毛主席思想真正学到手,一是掌握精神实质;一是掌握方法,就是唯物辩证法。要勤学多练。多练,就是反复地学,学深学透,多实际运用,不要学一下就过去了。”

  他说:“我们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怎样学呢?我向同志们提议,主要是学习毛主席同志的著作。这是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捷径。马克思、列宁的著作那么多,里面有许多人名地名你都搞不清。最好先读毛主席同志的著作。读化学并不一定找到发明化学的人,学几何不一定要找欧几里德,不一定要读他们的原著。

  后来的著作,有一些当然不及原著,但是有一些比原著还好,发展了,新的创造很多,……毛主席同志全面地、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,综合了前人的成果,加上了新的内容。要好好学习毛主席同志的著作。我们学习毛主席同志的著作容易学,学了马上可以用,好好学习,是一本万利的事情。”

  他又说:“在政治工作领域中,要正确处理四个关系。”“一是武器和人的关系,打仗时武器也要,人也要。但是武器要人去使用,人不勇敢,武器就不能充分发挥作用,所以战争的胜利还是靠人。原子弹、炮弹打过以后,到接近敌人几十米时,还是要靠人的勇敢,靠人的高度觉悟和牺牲精神。”“二是各种工作和政治工作的关系,军队工作有司令部工作,后勤工作,有军事训练,文化教育,等等。政治工作做好了,人的积极性、创造性发挥起来了,各种工作就都能做好。从这一环着手,一通百通,”“三是政治工作中的各种工作和思想工作的关系。政治工作中有些是事务性、行政性的工作,有些是思想性的工作。各种工作都要做,不能只做哪一个,但是重点要摆在思想工作上。”“四是书本思想和活的思想的关系。书本要读,但是重要的是掌握活的思想。”“这就是说,人的因素第一,政治思想第一,思想工作第一,活的思想第一。这是我军政治思想工作的方向,也是整个军队建设的方向。”

  真是三年不鸣,一鸣惊人。林彪在养病中读书思考,此时终于亮出他丰满光滑的羽毛。

  他的这些讲话确有令人耳目一新之感,这是林彪的特色。

  是啊,谁能说这些话全是谬论呢?追溯到井冈山时代,毛主席不正是“政治建军”的倡导者吗?共产党的军队在战争中难道不是以弱胜强的吗?那么,光靠武器能打胜仗吗?共产党的军队从某种意义上讲难道不是以精神、理想和道义战胜了比自己强大得多的敌人吗?毛主席当年对林彪的这些讲话评价很高,他说:

  “解放军的思想政治工作和军事工作,经林彪同志提出四个第一,三八作风之后,比较过去有了一个很大的发展,更具体化又更理论化了。”“谁说中国人没有创造?四个第一好,这是个创造。”

  然而,谁又能说这些话就是真理,或者真理向前跨进一步还是真理呢?林彪恰恰从这里开始,越来越把政治,把毛主席本人及其思想强调到了极致。他后来在文革中说毛主席思想是“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顶峰”,“是最高水平的马克思列宁主义”,“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,一句超过我们一万句”,“毛主席比马克思,恩格斯、列宁、斯大林高得多”,“毛主席这样的天才全世界几百年,中国几千年才出现一个,毛主席是当代最伟大的天才”等等,恰是他过去许多讲话的延续和发展。这种延续和发展,不但将个人崇拜的狂热推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,也把林彪自己推到了绝壁上。试问,当全党和全国人民都心悦诚服地接受了林彪那些话后,如果恰恰是林彪本人同毛主席发生了意见分歧,他还可能提出自己的不同意见吗?他提了,就是反毛主席,就要“全党共诛之,全国共讨之”。林彪曾在笔记中记下“绝则错”三个字,可正是他自己把毛主席和毛主席思想都说绝了,他自己恰恰是“绝则错”。

  他意识到了这一点吗?他为什么要把话说绝?是逻辑上哲学上认识上的错误,还是包藏着某种祸心?

  最值得深思的是,不管林彪那些话多么极端,他毕竟是在鼓吹马列主义毛主席思想。况且,一九五九年,正是毛主席正式退居二线之时,在此后几年中,接班人刘少奇在一线十分活跃,毛主席深感“大权旁落”。而林彪,恰是在这几年里,一如当年在井冈山上支持毛主席一样,大力提倡毛主席思想,这种做法同当时的刘少奇恰成鲜明对照。毛主席对此当然深有感触,所以他要“全国学习解放军”,所以林彪后来得以取代刘少奇。那么,说林彪一九五九年以来提倡学习毛主席思想全是假的,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吧?据林立果的未婚妻张宁撰文,甚至到了“9·13”前夕,九月八日,林彪还对张宁说:“你应该认真研究文艺理论,站在马列主义、毛主席思想的原则上,高屋建瓴地对文艺理论和方针,提出自己的见解。”据说这天林彪已经下达反革命政变手令“盼照立果、宇驰同志所传达的命令办”了,但他却还在对未来的儿媳谈马列主义毛主席思想,这是假装吗?可他有什么必要这时还用马列主义词句迷惑张宁呢?再者,九月七日,当张宁刚到北戴河见到林彪时,叶群问林彪,对张宁和张清霖满意不满意,“林彪拍着手说:‘很满意,一个老红军的女儿,一个劳动人民的儿子。’”这同那一代老干部对子女婚姻的见解有什么两样呢?
首页 1 2 3 4 5 6 7 8 9
相关热词搜索:张聂尔 历史
 
 
热点图片
最新图片
历史纪实 | 历史图片 | 中国历史朝代表 | 历史云 | 历史上的今天 | 尘土商城 | 中国历史 | 世界历史 | 故事会 | 鬼故事 | 小说 | 女性 | 股市
点此尘土网(中国历史)站长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老狼博客

©2020  尘土网-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,感谢PHPCMS提供后台

湘ICP备18021165号  公安备案:32058302001038
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,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,
内容精心为您准备